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商人古永锵:六年时间建成优酷土豆集团
2012-09-06 19:27:22 来源:站长资讯 作者:站长资讯 【 】 浏览:1234次 评论:0

  

2012年8月20日,优酷土豆合并方案获在香港召开的双方股东大会高票批准通过,优酷土豆集团公司宣告正式诞生。合并后的优酷土豆集团,将保留优酷、土豆网两个品牌。图为古永锵与王微握手。新浪科技配图,图片来自:京华时报-东方IC

  2012年8月20日,优酷土豆合并方案获在香港召开的双方股东大会高票批准通过,优酷土豆集团公司宣告正式诞生。合并后的优酷土豆集团,将保留优酷、土豆网两个品牌。图为古永锵与王微握手。新浪科技配图,图片来自:京华时报-东方IC

 

  优酷创始人如何用6年的时间走到了成功这一天。

  文 CBN记者 王娜 丁伟

  这是张挺业余的照片,一看就是用手机拍的:一群朋友坐在一起聊天,气氛轻松,表情自然。配上注释再端详—左手比划着说话的那位是意大利总理蒙蒂,在他旁边傻笑的是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佐斯,而跟拍照者只隔了两个人的位置上则坐着巴菲特……

  照片来自古永锵,这位平时很少写微博的优酷创始人和CEO,在7月17日连发了两条配图的长微博,还有一张照片是他与苹果CEO蒂姆·库克的合影。

  它们有一段相同的潜台词:让你们看看神秘而高端的美国太阳谷峰会到底什么样。

  但更兴奋的那个人则是他自己。

  “太阳谷峰会聚集的都是互联网、媒体圈和金融界的明星人物……在我之前百度李彦宏去过,去年我和腾讯马化腾一起去的,今年就只有我了。我和库克约好了在太阳谷见面,我告诉他优酷和土豆马上就要合并完成了,他很看好这次合并,并祝福了我。我们还聊了一项合作,在新版的iOS和Mac OS X里内置优酷和土豆的App。”8月10日,在北京国贸饭店一层,古永锵对《第一财经周刊》提起这件事时还有点停不下来。

  他的另一点“异常”是,这个平时不怎么在意衣着的人,突然爱上了一件纪念品T恤衫,那上面印着“Sun Valley”(太阳谷)的字样。

  整个8月是属于古永锵的,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他不断接受人们的祝福,不仅是生日来临,更因为完成了一件大事—8月20日,优酷和土豆正式完成了合并。

  在北京普天大厦7层优酷刚扩租的新办公室里,王微把一手创建的中国第一家视频网站土豆网,交到了他曾经最大的竞争对手古永锵的手上。

  一家新公司诞生了,它叫优酷土豆集团。

  “这是缘分。”他说着抄起笔兴奋地在一张A4纸上写了起来:起初土豆网的拼写是toodou,后来改成了tudou;而优酷刚开始是yoqoo,后来成了youku。“都是由oo变成了u,都有两个u。”然后,他又在下方写上了“you tu (be)”。you代表优酷,tu代表土豆网,而在古永锵笔下它们最终形成了YouTube的拼写。

  这个商人只用了6年的时间走到了这一天。

  虽然此刻古永锵仍自称为一位创业家,但他所做的和所说的已使自己超越了那个群体。

  他的新公司已经占有了中国视频领域的1/3份额,市值超过了30亿美元—这个数字虽然远不及同样出现在太阳谷峰会上的腾讯和百度,距离优酷曾经的目标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YouTube的用户规模也相去甚远,但至少市值已超越了古永锵原来的老东家搜狐—当然,两家负亏上市公司的合并,也使新公司的年亏损额之和达到了数亿元人民币的惊人数字。

  古永锵最早被人关注是在搜狐,担任首席运营官。

  出生于香港、在美国完成学业的他,是中国最早的职业经理人。1998年,古永锵开始关注互联网行业的投资,他当时是富国投资在中国的六个投资决策人之一。那年8月,在北京国际大饭店二楼咖啡厅,他与张朝阳约见。他点了茶,张朝阳则要了咖啡,本来两个人计划谈富国给搜狐投资的事,张朝阳却突然说:“不要你投资了,你过来吧。”那时,张朝阳急需一个人帮他去融资。

  张朝阳当时看中的,是古永锵在资本市场多年积累下的经验—古永锵曾在加利福尼亚伯克利分校学习经济学,之后到贝恩咨询工作了3年,此后又考取了斯坦福大学的MBA,1994年再次毕业之后,他成为了中国最早一批做投行的人。

  你很难在古永锵身上找到职业之外的蛛丝马迹。他的一切都训练有素,行事不紧不慢,没有咄咄逼人的气质,嘴角随时保持着职业的笑容。这种笑容有时会让人感觉隔着距离,没有人知道古永锵在想什么,他的内心戏也从不表现在脸上。“他是个纯粹的商人。”优酷一名员工说,“这是对古永锵最贴切的评价。”

  但这也许并不是什么贬义。就像很多商人所显露出的特性一样,古永锵为人低调而谨慎,处事圆滑而善于经营。他身上还具备一个成功商人的重要素质:能够抓住机遇。他有主见又善于决断,在意识到自己本科所学的化工专业不适合自己后,他决定转学经济,连着考了三次伯克利才走上这条路。他的计划性从那时就开始显现了。如果把他做事的精准理解为一只钟表,那么拧发条的那个人一定是他自己。

  在搜狐的时期,古永锵和CEO张朝阳的分工是“古主内,张主外”。张朝阳是位性格张扬的人,而古永锵则成了这位明星创业家背后的“贤内助”,他负责融资,帮助搜狐上市;他主导收购,将焦点房地产、ChinaRen和17173收入搜狐旗下;他还主管了搜狐的公司发展、销售、市场、产品运营等各项工作。

  当搜狐如日中天时,古永锵也开始被外界注意到,而渐渐走到台前。“搜狐盈利后,我才出来的。当时《经济观察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刊登了一个头像,那是我第一次接受采访。”古永锵回忆说。

  张朝阳需要这样一位拍档,也培养了一位对手。古永锵帮助他走过了搜狐创立的最初岁月,在搜狐学习到的运营技巧最终也促使自己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商人。

  古永锵终究是打算自立门户的。他不缺乏互联网公司运营的经验,更不乏融资的人脉。

  2005年,在他39岁的那一年,古永锵向张朝阳递交辞呈,理由是要陪妻子去美国上学。他后来将这一年称作“闭关”,除了上网、去环球旅行,他还做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准备创业。创业的方向与他除了旅行之外的另一个兴趣相关,那就是拍视频。

  古永锵收集了一大摞互联网行业的资料,如果把它们堆放在一起,他自己抱着都吃力。

  或许是出于自信,那时的他甚至没有准备什么商业计划书,他抱着资料,逢人便讲,讲到哪就抽出相关的资料给对方看。他对自己的校友及前同行李世默和丁纯说,互联网推动世界变革的趋势已经存在,现在需要我们一起去决定怎么做。这两个人后来成为了优酷的股东。2005年9月,他用三张纸上的11条构想换来的300万美元天使投资到位。11月21日,合一网络成立—这是优酷网的公司注册名。

  “优酷晚成立一年就完蛋了。”古永锵后来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当时的互联网视频行业正处于创业集中爆发的前夜。古永锵在美国陪妻子读书时就留意到YouTube上升的势头。过去在富国投资时,他曾负责投资媒体业,再加上在搜狐的6年从业经验,让他能够嗅到机会来临的味道—宽带的普及率到2005年、2006年处于临界点,这有利于视频行业,作为备选,他也一并考虑了网络支付和在线教育。

  当时,土豆网作为中国最早的视频网站之一已经存在。古永锵还特地搜集了一篇《三联生活周刊》关于土豆网和王微的报道,那是他第一次注意到这家公司,而在那时候人们还管发布的视频叫Podcast(播客)。

  优酷比土豆晚成立了10个月,但这个后进入者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老大的姿态,并且占据了有利地形。

  它在创立之初就顺利拿到了一张中国电信的拓扑图,把自己的服务器放在了拓扑图的节点位置,这让它们的传送效率更高,而其他视频网站则要花三倍的价格才能赶上它的速度。在优酷创立之后的一年中,这一领域曾陆续涌现出几百家视频网站,但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法坚持到底。

  这与优酷副总裁朱辉龙和CTO姚键不无关系。朱辉龙曾任北京长城长宽网络服务有限公司董事及总经理,这让他积累了政府资源,和中国电信关系密切。与多数视频网站使用第三方加速不同,优酷一开始就自主搭建后端架构并进行全国网络加速,带宽优势让优酷获取了更多的用户资源,这是姚键在负责的工作。姚键是古永锵在搜狐时的同事,作为ChinaRen技术部的总监进入搜狐公司,而后又离开。那时他们接触并不多,但古永锵对姚键印象深刻。

  古永锵的人脉资源帮他组建了一支视频行业里最稳定而强悍的团队。优酷高级运营副总裁魏明在搜狐时曾是古永锵的助理,同时也是销售总监。几年间,他把优酷的广告收入从180万变为2011年的9亿。

  而古永锵的另一位得力助手优酷总裁刘德乐,则是古永锵在富国投资时的同事,公司的每一轮融资,都由他和古永锵制定完成。

  古永锵喜欢制定5年计划,优酷刚成立时就制定了5年的财务模型。刘德乐说,优酷每次都是在还有钱的时候融资,并对未来十几个月的现金流状况和压力进行测算。

  后来优酷上市后,很多媒体曾把他和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人人网董事长陈一舟等一起称为“IT新贵”,但古永锵并不喜欢这个称呼:“我们这一波人都不是什么新人,是新公司但不是新人。”

  古永锵资历其实不浅。2000年时,陈一舟、周云帆和杨宁刚回国,在一辆出租车里,古永锵坐在了前面的副驾驶座上,他们三人则坐在后面,“不停地问我创业该做什么。”也是在那一年,这三个“晚辈”把共同创办的ChinaRen卖给了搜狐,买家正是古永锵代表的张朝阳。

  如果说王微是从土豆上市之后开始变得失意,那么古永锵则恰恰相反,优酷上市他又抓住了机 会。

  2010年12月8日,优酷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中国视频网站赴美IPO第一单,它也是世界上第一家独立上市的视频网 站。

  那时正值中概股最好的时光。中国公司被美国投资者们热捧,争相赴美IPO,在优酷上市的一周,还有当当网、思源经纪、联拓和斯凯这四家中国公司成功挂牌纽交所或纳斯达克,甚至出现了优酷与当当网IPO“撞车”的景象。

  虽然土豆比优酷早6天申请IPO,但因为王微和前妻的财产纠纷,土豆错过了最佳的上市时机,推迟了大半年,市场已从热情转为冷淡。

  这个故事的核心并不是一个八卦剧情。古永锵的成功并非侥幸。

  曾身处投行圈的古永锵知道投资人怎么思考问题。创立优酷后的5年中,他一直在给华尔街那些精明的投资银行家们讲他们喜欢的故事。这些概念多么美妙—从YouTube到Hulu再到Netflix,每个曾被看好的视频模式都一度成为优酷的标签。最终,他向资本市场展示的是中国的Hulu+Netflix。前者是美国国家广播环球公司和福克斯广播公司共同投资的具有合法版权资格的视频网站,后者是世界上最大的在线租赁影片提供商,它们都已盈利。

  华尔街喜欢这样的故事。优酷挂牌后市值迅速飙涨直逼新浪(上市第二天优酷市值达43.6亿美元,新浪当日市值46.3亿美元),似乎没有人留意到它仍是一家处于亏损状态的公司。招股书披露,2010年前三季度,优酷净亏损为1.67亿 元。

  中国的视频网站从2009年开始,就不再有真正的YouTube模式了,只有变了味道的Hulu模式—版权和正版内容源成了主战场,竞争者们忙着打口水仗和诉讼,把价格壁垒和竞争门槛抬高。

  在这样的背景下,古永锵先后与张朝阳和王微有了正面交锋。

  搜狐“高清影视剧”频道是在2009年2月上线的,7个月后,搜狐便联合几家网站成立了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矛头指向优酷和土豆,当时媒体报道最爱用的标题是—合作6年的搭档(张朝阳和古永锵)反目成仇。古永锵给张朝阳发了一条短信求和,但并未奏效。优酷和土豆结成了联盟,同仇敌忾。直至现在,古永锵和张朝阳的关系也很微妙,优酷上市,古永锵甚至没能听到张朝阳的一声恭喜。

  王微则是众多祝贺者中的一个。

  但是好景不长,一年后,他们反目成仇,为的还是利 益。

  当时,土豆买下了台湾的《康熙来了》、《大学生了没》等四档王牌综艺节目,又与东京电视台签订了两年协议,要在中国内地与东京电视台同步播放包括《火影忍者》、《死神》和《银魂》等在内的60多部日本动画片。

  这让王微开始重视版权,他称优酷在侵权播放《康熙来了》等综艺节目,把优酷网比喻为“害群之马”。而优酷也指责土豆盗播其独家网络版权的多档SBS王牌综艺节目,双方开始火拼。土豆甚至要对优酷提起高达1.5亿元人民币的索 赔。

  可仅仅两个月后,两家公司就宣布合并了。“很多公证白做了,部分律师费白付了。”北京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于国富说。这家律所此前在土豆和优酷的版权大战中,给前者做代理。

  古永锵曾不止一次地筹划过并购,经历了颇多变数,最终还是达成所愿。因此他说:“计划必须要有,但是互联网环境改变很快,所以也得随机应变。”

  土豆似乎并不是那个最适合的收购对象,因为它与优酷的业务重合度太高,以至于传闻出现时,很多分析人士都不相信优酷会拿下土豆。

  但古永锵觉得,“消灭”了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会少很多内耗,比如购买电视剧的版权费降低。新公司的市场份额也将因此而无人能敌—一些人甚至在猜测古永锵已经在做新的计划了,投资最关键的是找准退出时机,那显然发生在盘子变大之后。

  早在优酷上市之前,古永锵就曾找王微谈过合并。但未上市时,两家非上市公司在估价方面很难有标准,双方的期望距离很大。除了管理层还有董事会,需要四方达成默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优酷上市归来后,古永锵又迫不及待地去见了王微。

  在三里屯的一间酒吧,他们像朋友一样碰杯,古永锵对王微说起了这次路演的经过,王微则更关心投资人的心态,此时的他正陷在个人财产纷争的纠葛里,投资人需要他给出交代。古永锵趁机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和优酷合并其实更好”。王微再次拒绝了,那表情在古永锵看来有些伤感,“既然土豆已经启动了上市,就要坚持做下去”。

  古永锵意识到事情已有转机,他开始等待土豆的成功上市,2011年5月20日,他为这样的等待融了巨资。这是优酷自赴美上市之后的首次融资,拟增发1200多万股ADS(美国存托股),融资总额约6亿美元,差不多是其上市时募集资金额的3倍,而其中优酷将融资约4亿美元。6天后,古永锵给优酷全体员工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优酷目前的现金储备达到近6.5亿美元,已经比肩新浪、搜狐等老牌门户网站……对于当下的优酷发展现状来讲,我们正处在5年来史无前例的良性发展的绝佳时机,并为接下来的5年全速扩张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古永锵想要土豆,更想要百度的奇艺,其他的,他多少也想过。但在占领市场和盈利上,古永锵还是选择了前者。“这就像是开车,是踩油门还是刹车?优酷的做法是加速前进继续把盘子做大,因为盈利并不是问题。”魏明这样形 容。

  古永锵在李彦宏那碰了钉子。在价格和控制权上,优酷和百度无法达成一致。一位视频行业知情人士称,2011年优酷曾出价10亿美元企图购买爱奇艺,百度也曾要求优酷停掉搜库(视频搜索)业务,但这是两个强势者的对决,没人愿意妥协。

  相对而言,王微这里更容易突破,毕竟他手里的筹码已经越来越少。

  现金的压力令王微早就动了卖掉土豆的念头,但伸出橄榄枝的不止优酷一方,比如新浪就是其中一家。

  对王微来说,卖给新浪当然是更好的选择,背靠新浪,土豆的流量会因此大增,它们很互补。谈判几乎到了最后阶段,但最终新浪CEO曹国伟还是放弃了。“新浪到底是做加法还是做减法,是自己做还是收购,曹国伟有些犹豫,倒不如花心思把微博做好。”新浪一位中层员工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土豆上市一直推迟到2011年8月17日。开盘日两天前,美国股市遭遇了“黑色星期一”,道指下跌630点,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史无前例地下调了美国信用评级。但除了流血上市,王微别无选择,因为土豆的现金难以让其再撑过两个财季,如若不能上市,就只能破产或被收购。上市首日的土豆网以25.66美元每股的价格收盘,跌幅达11.86%,这个股价使其市值仅为优酷的1/4。

  此时,古永锵知道机会来了。他看得很清楚,上市后的土豆仍然面临被卖掉的命运。根据土豆发布的财报,2011年第四季度亏损2370万美元,全年共计亏损高达8120万美元,投资人开始着急,这些钱已不够土豆过完今年第三季度。以此来看的话,在2012年第二、第三季度收购土豆,对古永锵来说是更合算的生意,但投资人已等不及,古永锵也不想机会旁落他人。

  这是一次闪电式谈判。2月16日,两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正式开始谈合并之事。8天以后,正值土豆在香港召开业绩发布会,两家公司董事会成员们从上海、北京、新加坡等不同的地方飞往香港,合并一事就此敲定。优酷和土豆将以100%换股的方式合并。土豆上市之后,由于估价变得透明,并没有那么多讨价还价的余地。

  事情定下来的那一天,古永锵和王微单独吃了晚饭。两个人各怀心事,但接下来,他们必须让两家习惯于火拼和口水战的公司融为一体。王微后来把事情交给了土豆首席战略官于洲来管理,而他自己在合并后进入了董事会。

  古永锵此前在搜狐主导过三次并购,他从那些并购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是—整合中,人是关键。“人的难度比资本大得多,资本都是理性的,可以算出来,人是感性的。”

  这种感性对古永锵来说,恐怕比数字更难把握。

  从3月开始,土豆的员工们总是能看到这位新老板出现在办公室里,穿着一件土豆的橙黄衣服,有时会操着香港口音叫出他们的名字,说话很少夹杂英文。

  于洲的iPhone里存着一段古永锵的视频,那是4月两家公司合并后不久在苏州的一次管理层联谊会,双方各去了30多人。古永锵拉着土豆的几名广东籍员工唱Beyond的《海阔天空》,唱到激动时还上下挥动着双手。

  这样的古永锵是不多见的。他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显得彬彬有礼,却也很有分寸和距离感。他几乎从来不发火,“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公司的威慑力,他很有主见,也从不手软。”一名优酷员工说。

  从优酷创业到现在,他极力在员工面前营造一种“亲民”的形象,不设置单独的办公室,让员工们叫他V Koo。

  优酷和土豆核心员工的联谊会每个月以各种形式进行。古永锵和土豆的30名核心员工一一做过交流,还问及他们的兴趣爱好。

  6月上旬,他们找来了麦肯锡做调研。问卷调查结果出来后,于洲发现员工在企业文化方面、对合并的态度和参与度上,都要高于自己当初的预期。“如果3月刚宣布合并就做这个调查,结果肯定不一样。”

  合并后的优酷和土豆作为两个独立的网站运营。古永锵承诺不裁员。但7月上旬,土豆首席运营官王祥芸还是离职 了。

  现在,让曾经的投资人古永锵,评价一下曾经的创业家古永锵吧。

  “我觉得自己做得还行。”他想了想,又接着说,“这就像一项体育运动—跨栏,不是一百米栏,是马拉松跨栏,每一两年都会有一个栏,洞察到今年和明年的栏,事先做好准备很重要。”

  跨栏的古永锵懂得守住自己的财富。和土豆创始人王微在公司上市时仅持有13.4%的股权相比,古永锵在参股合一网络上市时的持股比例达到了41.48%。此后,王微的股份被稀释至不到10%,而古永锵却一直保持40%以上的持股比 例。

  创业家古永锵已是完结篇,眼下的古永锵又到了该跨栏的时候。优酷和土豆网都还没有盈利,两家公司今年仅第二财季合计亏损2亿多人民币,它们还在继续烧钱。

  他曾把马云当“偶像”,想学习阿里巴巴的集团化运营。现在的优酷,除了自制剧,还有歌唱选秀节目《我是传奇》,并培养了像老男孩肖央这样的网络剧导演,甚至还邀音乐人高晓松主持了一档网络脱口秀节目《晓说》。这是一条向内容延伸的路子,古永锵却说自己无意成为传媒大亨。

  他的谨慎让他不去碰不懂和没有把握的东西,比如,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个Facebook,“社交太远了,腾讯在那,我为什么要做。”他也不愿意谈论电子商务—那是互联网上除了视频以外的另一大融资吸金黑洞。

  他仍然缺乏安全感,尽管已把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收入囊中,但胜负未定,百度、腾讯和搜狐,都可以是挑衅者。

  王微已经远离了这场喧嚣,8月24日,七夕夜晚,他在新浪微博上宣布自己退休,土豆网在纳斯达克的交易也随之停止。“下一个有趣的梦里再见。”他写道。有趣的梦里,没有悲凉。

  而现在的古永锵却是随时在笑的。

  在拍摄一组室内照时,摄影师要求古永锵尽量表现得严肃而有气场。

  古永锵的嘴角却还是习惯性翘起,他不停地说:“不让我笑,这太难了。”

  “一个霸气的商人”的形象让古永锵的公关部同事感到紧张,他们几次解释说:“古永锵并不是那样的人。”

  后来,他们的老板自己选择了一个主题,“就拍一组我和同事在公园散步的照片吧,也是向乔布斯致敬。”

  古永锵在看完《史蒂夫·乔布斯传》后养成了这个散步的习惯。

  现在,他又换上了那件“Sun Valley”。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商人,古永,六年,时间,建成,优酷,土豆集,2012年,8月,站长,网站,网站推广,赚钱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离职空姐网售韩国走私化妆品获刑1.. 下一篇金山西山居一员工办公室猝死:死..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友情链接
合作伙伴: